後疫時代,預防醫學商機爆發

全球人口壽命及老齡化社會

現代醫學的進步,確實改變了人類的平均壽命。美國人的平均壽命從1900年的48歲左右上升到1970年的70歲;法國人從1900年的45歲提高到1972年的69歲;英格蘭和威爾斯從1910年的52歲提高到1970年的69歲。時至今日,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絕大多數經濟發達國家的國民平均壽命都達到80歲以上了,這是相當可觀的成就。

台灣至2020年,出生率降到了1.07,幾乎為全球出生率最低的前10國家。台灣已然進入了老齡化社會。

即便人類壽命的延長受惠於醫學的進步,但是,伊凡.伊里奇(Ivan Illich, 1926-2002)頗為聳動的論點很具代表性。他在1975年出版了《醫學報應》(Medical Nemesis),對現代醫學提出激烈的抨擊。他在書中引用許多關於醫療疏失意外、不必要的醫療、藥物副作用、醫療場所感染等相關醫學研究,極力主張現代醫學造成的疾病與死亡遠高於救活的人數。

頂尖醫學期刊《柳葉刀》(Lancet)2003 年刊出的伊里奇訃聞卻表示了對於當年伊里奇的觀點「醫病關係的變化、抗藥性細菌導致死亡率增高」的認同。

現代醫學的功與過顯然可見,因此,失控的醫療支出將逐漸成為下一個醫療世代的發展動力。

失控的醫療支出

對現代醫學的激進社會文化批評,只是不滿現代醫學較為顯而易見的表面聲浪之一。在政治經濟結構面,還有針對現代醫學更為根本而強大的潮流來襲。

如今的醫療機構在不完善的健保制度的庇護與鬥爭中,從19世紀末由過去依賴私人付費、慈善團體贊助的公益行業,逐漸轉變為一個構建在財團法人制度保護傘下的怪獸,公益、虧本、營利、暴利、免稅幾乎無法說的清楚。

「從1891年到1971年,法國個人醫療服務的支出增加了9倍,同一時間美國則增加了14倍。」在1994年,美國醫療保健支出占國民生產毛額的百分之十四點二、德國百分之十點五、法國百分之八點九、英國百分之六點九。

經濟成長無法跟上醫療支出的成長,甚至落差越來越大。醫療支出問題成為所有經濟發達國家難以迴避的重大問題。大多數急性傳染病都受到控制之後,可以控制但無法治癒而需要長時間服藥與定期檢查的慢性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壓等,成為經濟發達國家主要的疾病負擔。醫學再怎麼進步也無法逆轉人體因為老化而產生的退化病變,不論失智或洗腎都是長期的經濟負擔,而隨著平均壽命的延長,需要這類醫療服務的人數有增無減。

2017年英國大選,英國公醫體系醫院經費不足,年輕醫師因為減薪不安發動罷工,而成為在野工黨猛攻的議題。近年,美國也因為健保議題出現強烈的政治鬥爭,集合各種妥協形成的缺陷不少的健保制度,也讓川普總統屢次試圖廢除。反觀台灣的健保體系與制度,也屢屢面臨岌岌可危的狀況。

台灣醫療專業近年橫行「醫療崩壞」的說法,健保署為了控制支出採用總額制度,連帶導致醫院為了降低醫材成本及營運成本,各種提高效率的管理措施,便直接導致了醫病關係的衝突,也讓民眾合理的醫療保障體系受到了嚴重的衝擊。

預防醫學產業將擁有最大的商機

近年醫學界也有不少的反省與改革做法,例如歐美倡議的【全人醫療(holistic medicine)】,強調醫師應與病人及社區建立早期、深入、密切的關係,了解病人身體、心理全面的需求,並以這為基礎進行健康干預、醫療照護,從民眾對於健康管理的認知做起,輔導正確的健康維護、保健管理及正確的用藥,充分發揮基層全科照護的健康(疾病)干預功能。

從日本興起的在宅醫療運動,主張醫護人員應該前往長期慢性病患居家進行醫療照護,而非讓病人的醫療需求都必須靠前往醫院來解決。在宅醫療運動這點和居家生產、自然生產運動的【去醫院化】走向有異曲同工之妙。

因此,隨著基因工程、基因編輯、幹細胞治療等科技的發展,積極的健康措施,將變的更為被大眾及市場所接受,加上全球疫情的深度影響,人們對於健康的重視,也從市場的反應,看到清晰的曙光。

此外,老齡化社會,安寧醫療甚至安樂死的議題,也將重新被討論,過度醫療開始正式被大眾看到,並帶來積極的反思與修正。這些變革的種種具體嘗試已經展開,新時代的醫學面貌將煥然一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